POS新闻

开店宝旗下pos机支付机构不当推销POS机屡遭投诉

来源: POS机办理加盟网 发布时间:2020-08-13
文章导读:近期,上海即富旗下第三方支付公司开店宝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店宝支付”)频频因业务员不当推销POS机等问题被消费者投诉,且此前曾屡次因业务违规被央行处罚或警告。
POS新闻

近期,上海即富旗下第三方支付公司开店宝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店宝支付”)频频因业务员不当推销POS机等问题被消费者投诉,且此前曾屡次因业务违规被央行处罚或警告。

官网信息显示,上海即富成立于2012年,注册资本1亿元,主要为小微商家提供数据服务,服务内容包括第三方支付、圈子电商、数据征信、数据外包等。旗下全资子公司开店宝支付拥有全国银行卡收单业务许可证、区域性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许可证等一系列经营许可。

业绩稳步上升 难掩旗下支付机构屡次被罚尴尬

一石激起千层浪,副董事长被查事件也引起市场对上海即富的关注。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10月28日,上海即富控股股东亚联发展在2019年三季报中披露了上海即富的业绩情况,营收净利均为正增长。

前三季度,上海即富实现营业总收入27.6亿元,同比增长18.56%;实现归属于上海即富股东的净利润2.69亿元,同比增加3.74%;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1.1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34%。对于营收、净利双升的原因,三季报中并未披露。

虽然业绩表现良好,但难掩全资子公司开店宝支付多次领央行罚单尴尬。仅在2个月前的8月20日,央行上海总部开具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央行上海分行依法对开店宝支付处以共计48万元罚款。此外,8月7日,开店宝支付呼和浩特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规定,被央行呼和浩特中心支行处以警告。

更早之前,开店宝支付被罚更为频繁。据不完全统计,该公司2018年期间被罚4次。2018年10月31日,开店宝支付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央行上海分行处以18万元罚款;2018年8月1日,开店宝支付黑龙江分公司因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的违法事实,被处以50万元的罚款;2018年6月28日,开店宝支付河南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相关规定,被央行郑州分行处以3万元罚款;同年5月9日,开店宝支付江西分公司被给予“限期改正,并处5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为何罚单层出不穷?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则表示,支付机构频频收到罚单,可从两个角度去看:从主观上来说,在备付金上交等大背景下,多数中小支付机构盈利空间缩小,为了“活下去”有意或无意触碰一些如违规收单、违规转接支付接口或博彩等灰色地带,因此收到监管的处罚;另从客观角度来看,许多第三方支付会将收单业务转交给外包商,如果外包商出现了违法违规交易情况,同样会导致公司被监管处罚。黄大智进一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前央行对各类违规支付行为的整顿处罚在逐渐加强,且今后强监管态势仍会持续下去。

而上海即富方面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针对监管所指出的问题,其都会进行解决处理。

POS机拓展迅猛 因不当推销频被投诉

三季报还透露,近两年来,随着上海即富业务规模的扩大,布放POS机的金额有所上升。不过,在业务拓展迅猛的同时,旗下开店宝支付多次因POS机不当推销、刷卡支付未到账等问题,被用户投诉。

10月31日,用户李旺(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开店宝支付业务员曾向其推销办理POS机,在被明确告知不办理后,业务员承诺办理POS机即可办理大额度信用卡,且不收押金。不过在成功办理后,业务员立即“变脸”称要收取398元押金激活,7天后押金会退回到卡中。但是,7天后,李旺并未收到退还押金,且信用卡也未成功办理,手续费也较之前承诺的更高。

对于该投诉的进展,李旺进一步指出,“目前已无法联系上业务员,其后跟客服沟通费率问题但对方屡次称无法查询。”

值得注意的是,在聚投诉、黑猫投诉等平台上,与李旺类似的投诉屡见不鲜。另一位投诉人王一(化名)也称,当初开店宝支付POS机业务员推销POS机时,曾承诺半年返还押金。10月15日,用户王一办理的开店宝支付POS机使用已满半年,但联系业务员退还押金时,对方不仅不退还,还对其进行拉黑处理,联系客服也屡屡无果。截至10月31日,聚投诉上关于开店宝支付的投诉达141条,其中对其POS机不当推销的投诉达127件。

黄大智表示,POS机不当推销问题要分两种情况看,一是支付公司自身责任,另外还要看其外包商的责任。一方面是支付公司工作人员,许多业务员为达成销售额,常常会以推销信用卡或POS机套现等模式去销售POS机。这类情况下,支付机构需承担管理不严或者是管理不善的责任。此外,很多支付机构会委托外包商开展商户收单行为或推广POS机服务,如果合作商存在前述违规情况,尽管该行为是外包商,但支付机构同样有管理不善、监督不严的责任。事实上,这类情况下,支付机构也面临一种有心无力的情况,要想管理需要付出非常大的成本。

同时,一位第三方支付行业从业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POS机线下推广水相当深。很多支付机构是通过层层代理推进落地,其中很多业务员为推广业务会冒充机构人员去办理,押金问题也确实存在。

对此,上海即富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对于业务员推销POS机问题,我司也在处理,目前已经制定了相应的措施。”他进一步称:“在现行体系下,一些业务开展都是通过合作伙伴开展,尽管我们多次宣导,但还是有业务员出现了偏差,这并非公司行为,而是个别从业人员的问题。但相对行业情况来看,我们目前这方面的投诉还是相对较少的。”

文章来自:北京商报

上一篇:上海即富副董事长杨彪正接受调查

下一篇:“闪付”功能要谨慎使用!一男子利用POS机盗刷

30s自助预约,免费领取POS机
免费办理POS机
在线办理POS机